我这陈年风褛,送赠你解咒

2019-04-22 22:59 | 作者:沈酒 | 彩神app苹果ios下载吧首发

一:

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是在学校的校庆演唱会上。

那是一个季的晚上,那时候北方的冬,总是冗长得令人心慌。

可不知道为何,看着你在璀璨的灯光下那么深情闭目的唱着歌,竟让我觉得你是显得,那么温暖

你当时穿着一身白色衬衫套着一件灰白针织衫,戴着黑色的围巾,深情的演唱着陈奕迅的一首《富士山下》。

而我坐在最下面一个很不起眼的位置,在你出场那一刻,我以前是从来不会相信一见钟情这四个字,是会发生在我身上的,因为那四个字让我觉得,太不真实了。

当时台下一排排的人,其中不乏有很多痴迷你的女生,因为你的出场,周围的那群女生开始尖叫起来,他们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快要震碎了我的耳膜。

然后我抬头看向舞台上的你,在那闪耀的光芒之下,你的笑灼灼生辉,有些晃了晃我眼。

自此校庆晚会上一见你后,我开始总是有意无意从同学口中得知你的消息,那一整个冬天,因为你,却是满满的心生欢喜。

我知道了你是才从大学毕业后调过来的担任日语系的辅导员,因为帅气的外表和满身才艺,是学校所有女生追捧的男神。

但是更让我高兴的是,你没有女朋友

你可能不知道,那时候仅仅那么惊鸿一瞥而已,我对你的思念却开始入骨,我对你那段时间的喜欢啊,是寂寞的,美好的。

我报了日语的选修课,虽然我连英语口语都学不好,可是为的的就是能够近距离的接触你,于是我发誓,再怎么苦我都要坚持下去。

日语真的没那么好学,尤其对于我这么一个零基础的人来说,我的口语很不地道,总是夹着一股本土方言的调调,乃至被班上的同学多次嘲笑。

这样的情况让我根窘迫。

可就算是这样,你的课,我也从不缺席。

你讲课讲的很生动,你说话的声音,也很好听,总是能够让人代入进去,听你课的人,大多数都是一些女孩子,我知道,他们很多人,其实不是为了来听课,而是为了来看你那一张帅气的脸。

看着有那么多和我一样把你惦记着的女生,倒是有了些许危机感,毕竟她们哪一个不是个个比我漂亮和优秀,以至于只要你周围出现一个女生和你关系亲近,都能让我的心,慌乱了很久,不由猜测,那个女生和你是有什么关系,可是我除了这么胡思乱想着关于你的一切,我又有什么办法了,你那么闪耀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注意到如我一般,这样一个默默无闻的像是扎在卑微泥土里还开不出来的花了?

二:

我和你唯一一次近距离的接触,是一次天。

那天我去图书馆借资料,因为快要考试了,我的主修功课因为练习日语,落下了许多,本来我就脑筋有些转不过来弯,简单来说就是笨,落下这么多,自然学起来很是吃力,便想着趁快考试了临时抱佛脚,去图书馆借一些资料,回去好好的恶补一次,把成绩拉上去。

虽然我这个人笨是笨了点,但是我临时抱佛脚还挺在行的。

大学能不挂科,还是最好不挂科的好。

在图书馆便逗留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出去的时候,天公不作美,哗哗哗下起了大雨,出来的时候正是明媚天,哪知道突然转瞬就变脸了,我也没带伞,手里抱着的,还是才从图书馆借来的书。

正在我发愁时候,一顶雨伞出现在了我的头顶上,我顿了一下,有些疑惑的抬头看去,就见你给我撑着一半的伞,对我绅士的笑了笑。

这是我第一次这么近的和你并排站在一起,我的脸有些烫,我还能闻到你身上淡淡的薄荷香,我能感觉我的脸颊肯定是绯红一片了,看着离着我这么近的你,我的心在砰砰砰的跳。

可我只是轻轻喊了一声:“何老师。”

你点点头,算是应了我吧,然后低着头,不再说话,我也不敢抬头看你,局促不安的绞着手指把它放在胸口,我好想笑,我不知道为什么,可是和你就这么站在一起,我都忍不住的想笑。

你沉默了一会,看我一直迟迟不说话,先开了口,你说:“一起走吧。”

这是你第一次主动邀请我,我有些激动,甚至有些慌慌张张的点头,哦了一声,你看着我的模样,笑了一声,我拍了拍脸,有些滚烫,我确定我的脸或许更加的红了。

不由尴尬的想着,我刚刚那慌里慌张的样子,是不是在你眼里看来有些太狼狈了。

所以,才会狼狈的让你觉得好笑

“你住哪个宿舍楼,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的,我宿舍楼不在学校大门那个方向,我待会自己过去好了。”

“没事,随手帮忙而已,我又不赶时间,雨这么大,你别淋感冒了,得不偿失。”

“谢谢。”

看你执意要送,我也不好拒绝,嗯了一声跟着你走,你看着有些窘迫的我,瞄了一眼我手里的书籍,笑了笑:“先把你这次主修课的考试准备好吧,你那日语口语,真心想学,结束了考试后还得多练习。”

听了他的话。我更是窘迫,脸颊一阵绯红,日语班上那么多人,课程也是很紧,怎么可能所有人都记得住,我能被你给记下来,还亏了因为每次的日语抽问,我那该死的夹着方言调调的日语。

不仅仅是你对我有了印象,全班人估计对我都有了印象,唯一想不通的就是,你明明知道我日语口语不好,可是为什么还要每次抽那么多次我来回答,让我窘迫。

我现在对于日语这门选修课,开始了又期待又怕的状态。

回到寝室楼下时候,我还没来得及对你道谢,一道音乐突然响了起来,是《富士山下》的插曲,我吓了一跳,你却抱歉对我笑了笑,拿出了手机接听离开,我这才知晓这是你的手机铃声。

我想起了晚会上你唱的也是这首歌,很是深情。

那天回去后,我就躺在寝室里,循环了一整天《富士山下》,听着听着,突然冒出一个我也好想去看一看富士山的念头

那一刻开始,你是了我的富士山,也是我的一种信仰。

考试过后,还算顺利,对于日语的热枕,我还是没有消极下去反而更加积极,因为我想,我要去看一看日本的富士山,所以我要把日语努力练习好。

对于突然有些转变的我,你很惊讶。

毕竟在此之前,我上日语课和其他人不过一样的目的,就是来看你的这一张帅脸。

但是你并没有说我什么,还更有耐心的

加辅助我,告诉我学习方式不对。

那天辅导班人走完了,就我一个人坐在座位上,看着你发下来的卷子,上面全是密密麻麻的日语,我咬了咬笔头,觉得有些头昏脑胀的似要爆炸。

你走到我的身边,拍了拍我的背,然后弯下腰,指着上面的一段句子对我温柔解释:“日语中的动词变格不能反映出人称和单复数,在现代语中,所有动词在现代日语字典中的形式都是以一部分U段假名结尾……”

你靠我靠的很近,我的后背似乎抵在你的胸膛,周遭开始闷热了起来,我有些听不进你说的什么,你讲了半天,最后问着我:“听懂了吗?”

“啊,我,嗯。”

我哪里听了你在说什么了,却被你突然呼唤吓了一跳,有些慌张的支支吾吾应了下来,我擦了擦鼻子,不敢抬头直视你。

“你怎么这么害羞了。”

你突然摸了摸我的头,语气似乎带着亲昵,我被你这番举止弄得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该如何做,脑袋有些空白,我也不知道怎么了,蹭的一下站起来,我这突然动作把你吓了一跳,我看着你鞠躬道了一声谢谢,然后紧张往教室外冲,期间和旁边的桌椅磕磕绊绊到几次,也没发觉痛。

三:

再后来,因为我们已近差不多考完试了,学校也要快放假了,我也很少再见到你,心情那几天开始不好,很是沉闷。

那天下午没课,室友吵着食堂饭不好吃,大家出去聚餐。

我们就在附近吃的火锅,我的胃当时有些生病了,吃不得太多辣,最后我受不了,说想一个人回去休息休息,室友们不放心我,我说没事,又不是大毛病要住院,学校离这里又不远,我自己走回去床上躺一躺就好了。

一个人出了火锅店,我开始捂着有些像是被在搅拌机绞肉一般痛的胃子,角色苍白往学校走。

附近一条街都是小吃,火锅汤锅自助餐……

在走到一个自助餐门口时候,因为大门是一盒玻璃门,我无意间一晃眼,就暼到了坐在最里面的你,你前面坐了一个女子,长长的卷发,妆容美颜,你对她笑,亲手剥了一只虾放进她的碗里,那个女子冲你嘟着嘴,笑了笑,我看得见你眼里的宠溺,你对她无奈的揉了揉头发。

我的胃痛好像缓解了些许,因为我的心开始有些疼了。

我失落的回了寝室,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我把手机插起耳机,里面仍然播放着那首《富士山下》。

里面有一句何不把悲哀感觉假设是来自你虚构,此时此刻我就在尝试。

晚上的时候,我跑到了外面操场上去发泄,我绕着操场跑了一圈啊两圈啊跑啊跑啊,最后实在跑不动了,坐在草地上啊啊啊一声大叫。

一瓶水突然递在我面前,我被吓了一跳,看了看,就见你笑着眉眼弯弯穿着一身球服向我递来一瓶水。

我看着你愣了好一会,最后还是把这瓶矿泉水接了过去。

“一回来被他们喊着去打篮球,就看见你在这里有些像是不要命跑步,跟谁怄气了?”

我差点脱口而出一句你啊,最后还是生生把它压了下去,说没什么。

你看了我一眼,笑了笑,起身准备走人,我突然伸出手把你手臂拉住,对于我这样的举止,你似乎被吓了一跳,我也吓了一跳,感觉太不矜持了,赶紧把手收回来。

“你好像……很喜欢听陈奕迅的《富士山下》。”

你听着我的话,愣了愣,随后笑了笑,只是淡淡说着:“你知道这首歌的作词作者林夕吗?他在98年经历过一场大失恋,在浴缸中自杀。所恋之人不得而知,却在最后一刻停手,因为他想“照顾所之人一辈子”,而不愿撒手离去。而林夕本人也说过一年四季被白覆盖山顶富士山,仿佛在告诉人们一个爱情的道理,看着很美,但是不能私自拥有,逛过一圈,欣赏过了,就够了。”

“这个算什么你喜欢的理由啊。”

我的脑袋有些转不过弯来,听不太懂你说什么,你却笑笑:“听不懂最好,就怕某天突然听懂了一首歌。”

然后你说完这话就直接离开,我一个人坐在草坪上,慢慢琢磨着你的话中意思。

那天在自助餐见到的女生,我第二次见到的时候,是在外面的一条小吃街。

当时她挽着一个男人的手臂,笑魇如花,那男人虽然长相不错,但却不是你。

我对那女生仅仅因为上次的一撇,就有了很深印象,我愣在那里,想着那天你两个亲昵举止,有些犹豫,你们到底是男女朋友亦或是兄妹姐弟?

我打听了一番你家里情况,家庭条件还算不错,只是对于是否有兄弟姐妹,却不是很清楚。

我在想,如果她真是你女朋友,那这顶绿帽子,我该如何告诉你以免你伤心了?我不想你被欺骗。

就在我傻傻的想着如何让你不难过,却不知,你那天给我说的关于林夕那一番话的意思,就是告诉我这件事的答案。

学校门口有卖水果的,我们寝室每天轮流有人买水果回来,寝室的人都有坚持每天吃个水果的习惯,说真的,我读大学之前,一整天开水都不会喝几口的人被寝室里的人弄得生活作息规律不一个好了多少去了。

今天轮着我供这群娘娘们的水果,我就穿了一双拖鞋出去,反正水果摊就在学校门口,又不远,也没必要在乎那么多形象。

买水果时候,我又看见那个女生,她旁边还是白天看见的男子,估计买完了,女子咬了一口苹果,随后笑着递到了男子面前,男子笑了笑,刮了刮她的鼻子,咬了下去。

这一幕这么亲昵,不是情侣之间的行为怎么可能?那何老师了?

我当时在想,何老师你又和这个女子到底是什么关系了?

我买了香蕉和苹果,外加一个哈密瓜准备回去,就看见远远的一边站着的你,脸色落寞而伤感

我看着你望着的方向,就是刚刚那女生和男子牵手离开的地方。

我走到你面前,递给了你一个苹果,笑了笑:“喏,请你吃个苹果。”

“谢谢。”

看着我的出现,你勉强笑了笑。

我有些不自然问了一句:“你家里就是你独子吗?”

“对啊,怎么突然问我这个?”

我看着你,笑了笑,有些尴尬的又看了看刚刚那个女生离开的方向:“我那天看见你和那刚刚离开的红裙子女生在自助餐厅吃饭,你们两个关系很亲密。”

你一听,有些慌张,赶紧对我说着:“你别误会她,我们就是好朋友。”

如果我当时好好听你这一句话,就该知道你对那个女生的感情的,因为你说,让我不要误会她,何尝又不是在保护她声誉了?

只是那时候我没多想你说的这些话,嗯了一声冲你笑了笑,甚至还在知道了你和那个女生什么关系都没有时候,让我有些欣喜。

我当时拍了拍你肩膀,对你说:“要放假了,你喜欢吃豆腐干吗?我们老家特产,回来带给你吃。”

你笑着说了一句好啊,还说放假愉快,只是我没有想到,还没等到放假,你就被学校开除。

四:

回了寝室的时候,想着你对和那个女生关系的否认,我的心情不错,吃着一个苹果,在床上开心的滚来滚去。

我的室友拿了一个水果,瞟了我一眼:“出去买个水果而已,怎么一回来就这么一个兴奋劲?”

就在我期待着快放寒假,幻想着给你准备些什么到时候拿回来带给你时候,当时我在教室里在笔记本上记录着到时候要为你准备的东西,有两个女生走了进来,经过我的身边时候,我听到她们在说:“何老师竟然被开除了,我觉得他人帅日语也说的不错,好可惜啊。”

“就是啊,真是可惜。”

开除?

这两个字进入了我的耳里,不小心把一边的椅子给弄倒了在一旁,那两个女生奇怪瞅了我一眼,我看着她们,问着:“你们是说的日语辅导班那个何老师吗?”

“是啊,都传遍了,说他因为一个女的,和一个男的打架斗殴,把那男的直接打进了医院,现在还在医院躺着了,何老师平时看起来文文弱弱的,没想到打架还挺厉害的……”

后面那个话我听不进去了,踉踉跄跄的跑去了他的宿舍楼下,正好看见你提着行李走人,脸上还挂了彩,身上也没一处好的。

你身后跟着两个警察。

周围的人对着你指指点点,以前有多少人崇拜你,现在就有多少人在一旁唾弃着你,说你是个插足别人感情的男小三,说你就不是一个当老师的料子。

可是我相信你不是这样的人,我知道这里面肯定有原因的,可是,也只有我相信啊。

我难过的看着你,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你似乎感受到了我的目光,抬头看着我,我一看你看我,我就忍不住把泪水全部流了出来。

你只是看着我笑了笑,动了动嘴唇想说什么却最后还是笑着对我摇摇头走了,我知道,你怕你现在这个样子会牵连我,会让别人说我的闲话。

出了大门我就看见你被警察带走,去警局接受这次打人的调查。

我想知道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于是请了假,什么也不顾跟着去了警局,你应该被审讯完了,我去了警局的时候,你就坐在外面的沙发上,一脸颓废的样子,看着你还安然无恙,我倒是松了口气,放心不少。

你听到了我的脚步声,抬头看着我,你笑了笑,有些讽刺:“怎么,很好奇我怎么做小三了?还把人家打进了医院。”

“不是这样的。”

听着你的话,我赶紧摇摇头,控制不住的上前,一把握住了你的手:“我相信你不是那样的人的,无论如何,我都一直是相信你的。”

对于我突然的激动,你似乎有些惊讶,我知道,有些事情如果再不说会没机会的。

“我从在晚会上看见你的第一眼,看见你唱《富士山下》的时候,我就喜欢你了,上天从来不偏爱我,唯有遇见你这一次最幸运。”

你可能从来不知道我喜欢你吧,或者是你能感觉却不愿撕破,所以在我说开后,我看见你眼里的惊讶,你看着我,苦涩的笑了笑,你说:“对不起。”

对不起,是什么意思了?是否认吗?

那天晚上我们出了警局,就在外面的一个烧烤摊喝了啤酒,你的前途已经被这件事情毁了,不能再回学校,这一餐就当践行。

你在期间对我说起了你为什么喜欢《富士山下》那首歌,你曾经和一个小你四岁的女生约定,等哪一天他们双方稳定后,就去日本的富士山下绕一圈,你本来可以被直接保送国外了,可是那个女生来了这所学校读书的原因,你想要留下来,于是担任了学校日语的辅导员。

你喜欢的那个女孩你还没来得及告白,却被别人捷足先登了,你是很难过,但是看着她似乎和那个男生在一起很幸福,你也只能默默祝福。

只是你没想过那个男子会负了这个女孩,他背着女孩在外面把另一个女生的肚子搞大了,闹到了两个人面前来,你知道后,气不过,你喜欢的那个女生你自己都一直放在心尖尖上的怎么可以受到如此对待,便有了后来那一幕,你打架斗殴被学校开除的事情。

我听了后,心里很不是滋味,你为那个女生在拼命的报复那个男子的时候,那个女生又在做什么了?

我来警局的路上,我看见她亲眼提着一个保温杯打了一个的士去了医院,不就是你把那个渣男揍进了的医院吗?

我为你不值得,可是我没把这事情告诉你,我怎么还可以再往你心口上撒盐了?

两瓶啤酒喝完后,你对我说再见,我觉得我眼睛有些难受的睁不开,你看着我你说:“希望有机会,会哪一天在富士山见面吧,只希望那时候你的日语可不要还是一股方言味了。”

然后我看着你转身摇摇晃晃的离去,我难受的哭了起来,到最后坐在了座位上嚎啕大哭,旁边正在视频的老板看着这样的我吓了一跳,他对手机里说着:“我这里有个妹子估计被甩了哭的挺伤心的,我这不好催人走,估计晚上要晚一会回来了。”

五:

后来了,学校有很多议论你的人,他们的话,说的很是难听。

我也再遇见那个女生几次,她似乎已经和那个男的分手,可是她的身边却也不缺乏着其他男生的坏绕。

想着你为她做的一切却落得如此下场,我有些气不过,我很想为你做点什么,来报复她。

再后来,学校论坛有了几张那个女生和几个不同男生暧昧照,没有话语,就这么几张暧昧的图片,就足够让她在学校里承受太多人的流言蜚语了。

因为其中一张照片上的男生是有女朋友的,而他的女朋友,恰恰是那个女生的同班同学。

那些图片是我跟踪她偷偷拍下来的,专门挑选暧昧的角度拍下来的,后续会发生什么我没有管,我也不知道我这样的做法,你知道了后会不会很是生气,毕竟当初你为了她才离开了学校,可是我却又毁了这个你在乎的她。

我已经有两年没再见过你了,大三放假的那一年,我的护照终于办理了下来,拿到护照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办理了去日本的签证。

我在日本东京塔上观看着风景时候,突然下起了雪,我又想起了你当初唱的那一首《富士山下》,林夕他在所有的词里面劝慰所有的人忘记过往,其实最执念最放不下的却是他自己。

这世上有着太多痴情之人为了一人,倾尽一生的缠绵和等待,走不出去又放不下,苦了自己也扰了别人。

我只希望过去的那件事,你能把它当作陈年风楼一场往事,遗忘。

我在上面站了很久,直到雪停下来后,我才慢悠悠下去,身边突然响起一个游客的手机铃声,是陈奕迅的《富士山下》,我看去,却只见到一名中年男子抱着自己的儿子掏出了手机。

评论